赏读:真爱,是灵魂的修行

摘要: 如果爱,请带上你的灵魂。真爱,灵魂一定在场。

09-12 22:34 首页 百草园书店

文 | 叶下虫儿 · 主播 | 扎西德勒 · 编辑 | 一白


爱是荒凉尘世修行一世的皈依,有些风雨留下来的忧伤,深或不深,都由爱来擦拭。


爱是因灵魂而起,是灵魂和灵魂的相遇,相守。有灵魂在场的爱,才配冠以“真”字。两个灵魂之间的吸引,交汇,足以诠释“震撼”的意义。世界可以变得无限大,因为你就是我的世界;世界也可以变得无限小,因为我的眼里只有你。



轻易就能退出的爱,转身即忘,只能算喜欢,或者只能说是一场萍水相逢,一段韵事风花而已。


真正的爱情,外表无不处处存在着卑微。说到此,就会想起张爱玲的话:遇见你,我变得很低很低,一直低到尘埃里去。但心里是喜欢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但因灵魂的高贵,无论爱情低到多么深的尘埃里,我们最后见到的仍是它孤独地在高崖之上,吐露着超尘脱凡的一种兰的气息。爱情归根结底,在卑微里尽显高贵。因为爱是一场从卑微起跑,奔赴高贵的勇气、跋涉、无惧、冒险与牺牲。



比如张爱玲与胡兰成,尽管胡最后迷途知返,苦苦挽留,但张爱玲决绝而去,不爱了,但这一生终还是被这段爱沦陷,或许灵魂一直在盘绕从未真正归去。


比如陈希米对史铁生,那是一种怎样的爱?灵魂的灯塔具备多么璀璨的光芒,才吸引了那样的一只那么渴望涅槃的美丽的蝶?倾慕崇拜,甘心在爱情里做灵魂的奴,一起奔赴烈焰中的人生,与病苦熬煎却幸福着!“希米,希米∕你来了黑夜才听懂期待∕你来了白昼才看破樊篱∕听那光阴恒久∕在也无终∕行也无极∕陌路之魂皆可以爱相期?”这是发自灵魂里的关于爱的清音。



比如王守义对潘玉良,因怜悯潘玉良对潘赞化的执着而爱,因为潘玉良的独立人格而爱,因为他整个的灵魂已被一个平凡女子的高贵灵魂而感染,而撼动。虽然这种爱情只是默默陪伴,竭力相助,倾情守候,直至终老,却从不言爱,与拥有无关与失去无关。


比如霸王别姬,如果不是懂到骨髓里,不是爱到灵魂深处,不是爱他胜过爱自己,怎会拔剑凋红颜,从此不相见!令英雄肠断乾坤,不肯过江东,自刎乌江边,是无言见父老,还是世上已没有可念之人?



有人说:世间的感情莫过于两种,一种是相濡以沫,却厌倦到终老;另一种是相忘于江湖,却怀念到哭泣。


执子之手,与子偕到老的爱,已是一种习惯,一种生活常态。从青丝到白发,一定是两颗灵魂由激情到平淡的一种宁静陪伴,阳光风雨同舟共济。最后在皱纹里相看,回首浪漫;在耄耋里蹒跚,相互搀扶。即使厌倦也是在爱的岛上居住着厌倦,即使争吵也是在爱的山谷里彼此相守着争吵。


而相忘于江湖,只是各自天涯,各守海角,不必追问因缘,只是不见了不再期望重逢,但曾经的付出与甜蜜,离别时的疼痛与不舍,都已嵌在灵魂里,刻骨铭心。



因为爱你的时候,我是带着灵魂的,灵魂因为遇见而惊喜;因此,怀念你的时候,我必是带着灵魂的,灵魂也会哭泣。


真爱从来都是“虽给你加冠,它也要把你钉在十字架上。它虽栽培你,它也刈剪你。”



周国平说:“就像一万部艳情小说也不能填补《红楼梦》的残缺一样,一万件风流韵事也不能填补爱情的空白。”“爱情不风流。”爱情无价。


如果爱,请带上你的灵魂。真爱,灵魂一定在场。



-作者-

张晓梅,笔名叶下虫儿。常常幻想有一天能隐居在山里的一座小木屋,竹林野花,诗意地栖居着。

-主播-

扎西德勒,一个热爱生活的青海人 ,挚爱朗诵。希望用声音来传递一切真善美。微信shoujife430895。

-摄影-

紫蔷薇,喜欢摄影、读书,如果我的作品能让一个人身心愉悦,那我就很开心!


首页 - 百草园书店 的更多文章: